歼-10战斗机编队执行巡逻任务
来源:歼-10战斗机编队执行巡逻任务发稿时间:2020-03-28 05:26:53


此外,集中隔离期间需要监督的问题,不只是费用,更要保证被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。像这两则视频中曝光的饭菜太贵吃不饱、馒头发霉、床单不换等问题,损害的是被隔离人员的基本权益,抹黑的是当地政府的隔离政策。

无论如何,曝光就是线索,涉及哪个城市、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,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,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。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,“自费隔离政策”虽然无可厚非,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。

而酒店这种收取1万元押金的行为,更是赤裸裸的“霸王条款”。如今在疫情期间,该酒店承接了隔离入境人员的业务,相关部门就更应该监督酒店秉持诚信经营、公平交易原则。否则,酒店干着政府的生意,还做出违规的行为,其实也是让当地政府跟着酒店“背锅”。

在疫情期间,类似的“高昂隔离费”事件并不少见。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,但总体来看,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,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。

【海外网3月27日|战疫全时区】当地时间24日,美国纽约市一名护士经理凯利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。凯利的同事表示,如果装备足够,给凯利提供适当的防护,他的死亡本来是可以避免的。

据美国《国会山报》报道,凯利的同事戴安娜·托雷斯在社交平台发文称,“我们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一位伟大的战士”,同时她还上传了一张照片,照片中,同事们纷纷在脸上绑上了大手帕,而不是专业的防护装备,“这不是正规的防护装备,”她在配文写道。

目前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2574人,已解除医学观察2502人,尚在接受医学观察3人。图源:美国《国会山报》

就如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工作人员所说,目前当地的隔离收费是归卫体局管还是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,还并没有一个明确统一的预案。也就是说,留学生都已经住进去了,但主管部门还没分配好工作。

在相关视频报道中,当事人称,隔离酒店不仅收费高,而且饭菜量小吃不饱,点酒店外卖价格又很高。而被隔离的不仅是留学生,还有一些家长,经济并不宽裕。对此,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表示,目前正联合市监局出台酒店物价政策。

报道指出,凯利是在3月18日得知自己感染新冠病毒的,他不想惊动家人,“我很好,不要告诉我的爸爸妈妈。他们会担心”,他在给妹妹玛丽亚·帕特里斯·谢隆的短信中这样说。